“……同学爱新鲜,恋爱大过天。想不想也日夜怀念,连甜梦也不够甜。当然现在我未成年,让我肤浅——只知恋爱大过天!忘记有益的格言,自动掠过他眼前,怎么闪?同学始终会遇

老爸一把拉着我的肩膀

“……同学爱新鲜,恋爱大过天。想不想也日夜怀念,连甜梦也不够甜。当然现在我未成年,让我肤浅——只知恋爱大过天!忘记有益的格言,自动掠过他眼前,怎么闪?同学始终会遇见……”呓,不是一直是鬼谷子那家伙在碎碎念么?怎么换成twins了?我睁开眼睛一看,哦,原来是做梦,而我之所以会突然梦到twins,是因为客厅里此时正在放着twins的歌。我大声嚷嚷道:“老爸,老妈,你们有没有搞错?我在睡觉啊,用不用把音乐开那么大声……真受不了你们两个,几十岁人了,还听twins!”我话音刚落,老妈就从客厅走进我的房间,“你还好意思说,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?下午三点了!昨天下午一回来,就一直睡到现在,晚饭不吃,早饭不吃,中饭也不吃,你想做神仙吧你。”我睡眼稀松地说道:“哎呀,老妈,我累啊,我昨天一晚上都在跟人谈事情,根本就没有睡好。”老妈白了我一眼,“是啊,谈事情,是不是周公请你去当助理啊?”“不是周公,是黄帝的大将风后,他要我帮他收蚩尤的灵魂。”“你不如说玉皇大帝要你去接替他的位子。”“嗯,要是成功的话,接下来就该差不多了吧,不过你儿子我情致高远,淡泊名利,已经打算当作没有发生这么回事了。”“还在这里做梦,你给我……”老妈一把抢起我脑袋下的枕头,狠狠地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,“起来!”“唉……这个世界真是悲哀啊,真话总是没人相信……”我长长地打了个哈欠,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非逼着我谦虚。”在床上坐了一会,我再看了看表,真的是已经三点多了。再算算那个鬼谷子醒来的时间,两者相减,怎么也超过十八个小时了。哈,老鬼,一百年后找我的转生算帐去吧。想着自己竟然可以忽悠被称为鬼神莫测第一人的鬼谷子,我的心情就大爽,腾地从床上跳了起来,结果一个纸片从我身上飘了下来,捡起来一看,正是李簿,也就是吕布的名片。我只瞟了一眼,就把名片扔进了垃圾篓,“能打有屁用咩?打得过手枪?”懒洋洋走到洗手间,刷牙刚刷到一半,嘴巴里还满是泡的时候,老爸突然在客厅里喊道:“阿齐,有人找你。”我漱了漱口,说道:“张盛这小子这么早就找我?一大清早的。”“好像不是张盛,是个女孩子。”“女人?”我眨了眨眼睛,最近认识的女人虽然有点多,但是没谁知道我家里电话啊。我狐疑地走到客厅,把电话拿起来,“喂,哪位?”电话那边响起一个我曾经很有兴趣,但是现在很不想听到的声音,“我是乌兰。”“你怎么知道我家里电话?”我说这话的时候大概是显得太紧张了,连一旁的老爸都奇怪地看了过来,我只得佯装轻松地笑了笑,小声说道,“姐姐,你到底在搞什么?”乌兰在电话里得意地说道:“你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,找个电话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马上给我下楼,在上次的茶餐厅那里来找我,不然的话……我就上来找你。”“找你?我为什么要找你?警官,我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,无谓浪费时间。”“我给你五分钟。五分钟内,你不出现在茶餐厅的话,六分钟后,我就会出现在你家,以协助调查的名义把你从你家带走。”“靠,你现在这算是威胁我了喔?”“回答正确,加十分……嘟嘟嘟嘟……”乌兰挂电话了。这个变态女到底又搞什么飞机?我长大嘴巴,茫然地抬起头,刚好迎面碰上老爸看过来的疑问的目光,“阿齐,你怎么了?我怎么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?”“哦,没什么,我有点事,我要马上出去一下。”我说着,赶紧站起来,走到房间去换衣服。老爸跟上来,说道:“吃完中饭再走吧,你妈都给你热好了。”“不用了,事情急,我得马上去。”我飞快地换好衣服,走到门口,说道。老爸一把拉着我的肩膀,对我挤眉弄眼,“这么急?是不是交女朋友了?你放心,老爸很开明的,你现在是大学生了,交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有机会把她带到家里来给我跟你妈看看。”“唉……”我长叹一声,把老爸推开,“你不会想见她的。”“嗯,不错,刚好五分钟。”当我到达茶餐厅的时候,依然是一身警服的乌兰看了看墙上的钟,满意地说道。我没好气地一屁股坐在她对面,“警官,你有什么要说的,说吧。”乌兰好整以暇地看了我一眼,端起饮料,一边喝,一边问道:“楚天齐先生,请问,昨天中午十二点到昨天下午六点钟之间,你都在做些什么?”“我在家里睡觉。”“睡觉?那我看你应该经常梦游才对。”“梦游?”“对啊。”乌兰说着,得意地笑了一下,“不是梦游的话,你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飓风地下赌场,陪同张盛亲自观看贾雨跟杰克李的赌战,然后又瞒着所有人,违反飓风赌场的股东之间的规则,做为张盛的代表,在火车站私自会见贾雨呢?”“啊?”乌兰的话让我略微迟滞了一下,这家伙什么都知道了?“你休想跟我狡辩了。这十几天来,我什么都没做,就是专门监视你。我就知道,案情的关键一定在你身上。你也算能忍了,为了掩人耳目,居然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十几天,一动不动,搞得我都还曾经以为自己估算错误。好在我坚持下来了,要不然怎么可以看破你跟张盛的阴谋?”乌兰说着,从口袋里摔出一叠相片,放在桌子上,我翻开来看了看,上面正是我跟张盛进入飓风酒店,以及我奔往火车站,还有在火车站跟贾雨说话的相片。乌兰得意地一按桌角,一双秀目凌厉地直射着我,“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?老实交待,你跟张盛到底有什么阴谋?”如果杀人不犯法,我现在真是马上就抢把菜刀,一刀就把对面这个女人砍死,“姐姐啊,为什么你来来去去都是这句?你不烦我都烦了!你老爸怎么说也混到个处级干部,难道他就没有教过你,做人做事要用脑的吗?我跟张盛都只不过是个狗屁不通的高中生,我们能搞出什么花样来?如果你精力过剩,我拜托你自己去找个沙袋打,不要来烦我了。”“张盛暂且不说,你楚天齐也算是普通高中生吗?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会对古代字画那么精通?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身手会矫健得像李小龙?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 澳门网上真人游戏开户能够连续奔跑十几公里,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真人官网气都不喘一下,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我开车都追不上?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 澳门游戏电玩网站开户能够跟贾雨那种,连国安局都完全没有他五十岁以前的资料的神秘人谈那么久?”乌兰一阵气势磅礴的排比句砸过来,砸得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因为她说的全部都是事实。这次真是老鼠仔拖油瓶大条咯,照现在的情形看来,乌兰是铁定认为我跟张盛一定有什么大阴谋了。我怎么说都不可能说得通的?我该怎么办呢?真是头疼。看到我愁眉苦脸的样子,乌兰以为捉住了我的痛脚,得意地说道:“楚天齐,你不用这么烦,反正你们现在的阴谋还只是策划阶段,还没有付诸实施,没有造成什么后果。只要你帮我个忙,把一切都招出来,我可以当你是被张盛蒙蔽,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。”“姐姐,你到底想要我招什么?”“很简单,首先,你必须告诉我你们劫狱的全盘计划。”我叹了口气,摊开手,说道:“乌警官,我已经跟你讲过无数次了,没有,没有,真的没有,难道你还想我跟你窜通陷害张盛不成?”乌兰盯着我,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:“楚天齐,你真的不打算帮我这个忙吗?”“姐姐,我都好想帮你这个忙,但是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,你让我怎么帮你啊?”“好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乌兰冷冷地看了我一次,“既然你这么不合作,今天就谈到这里,明天我们继续。”“啊?还有明天?”“明天黄昏六点,在红树林见。”“红树林?喂,没事干嘛跑那么远?”我刚问完,就看到乌兰扭身就走了,追都追不到。我自己坐下,喝了半瓶可乐,越想越觉得奇怪,谈事情干嘛要跑红树林那么远?难道这丫头是想要对我不利?嗯,应该不会吧?我看她虽然神神化化,但是为人也算正直,应该不会做这种暗算人的是吧?那也难说,她头脑发热,一看就是胸大没脑,脑大长草型的,为人又自负正义,那么偏激,万一一时干出点什么事来,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啊。“不对,还是找张盛商量下。”我想来想去,还是给张盛打了电话。张盛的办事效率永远是那么高的,还没半个小时,他便就出现在茶餐厅。我于是将刚才在茶餐厅跟乌兰的对话大致说了一遍,当然了,我去见贾雨的那段自然是省略掉了。我的话刚说完,张盛就暴跳如雷,“阿齐,你在这坐一会,一个小时后我再来找你。”我赶紧一把把他抓住,“喂,你想去干嘛?”“我要去跟那个姓乌的事情说清楚,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我张盛来,别想烦我的朋友。”这下,我抓张盛的手便更紧了,“大哥,我找你来,是想让你想办法解决问题,不是让你把事情搞得更难搞的。你这个鸟脾气,要是跟那个变态女撞在一起,那还不是火星撞地球?你们要是不打起来,我跟你姓。”“打就打,难道我还怕她不成?”“你当然不怕他,但是,大哥,我怕!不是怕她告我,行业资讯我什么都没做,问心无愧,我怕她发神经冲到我家去大闹一通。我老爸你别看上去和和气气,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,但是那是对别人。要是真把他惹恼了,我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我轻轻地拍了拍张盛的,肩膀,“张盛大哥,你算是帮帮我的忙,冷静下来好不好?”张盛站在原地愣了一阵,气呼呼地坐了下来,“这次算她走运,我给你面子。”看到张盛坐下来,我微微松了一口气,“好,好,好,给我面子。接下来,我们商量正经事,明天怎么办?”“什么明天怎么办?”“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?乌兰她约我明天去红树林,说要继续谈。我看是非去不可了,她现在连我家电话都查到了,不用上门,只要一通电话,把我去赌场,当街斗殴这些事添油加醋的讲一遍,就可以要我的命了。”张盛点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就去,难道害怕了她不成。”“我也是这么想,但是我又怕这丫头想设计我,你也知道,她是傻的吗?她做什么事情都不出奇的。”“这个你放心。”张盛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明天我陪你一起去,有我在,她一根汗毛都休想动你的。”“嗯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不过,你要记住,明天你要藏在暗处,不要让她看到。”“这个我知道做的了,只要她不动你,我就不会出现。”张盛说着,皱了皱眉头,“诶,阿齐,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?”我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“如果乌兰明天真的想动你的手,那你打算怎么办?就这么算数吗?”我看了张盛一眼,恶狠狠地冷笑一声,“这疯丫头最好不要乱来,如果她行差踏错的话,我一定让她后悔一生。”“我很想知道,你怎么让她后悔一生啊?”“要是明天她敢对我楚天齐乱来的话,我要是不使出浑身解数,让她身心完全臣服于我,然后再将她狠狠地推入火坑,卖到泰国去当无烟工作者,我就不姓楚。”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张盛兴奋地拍着桌子,大叫道。第二天,也就是二零零六年八月五日上午十点多,通海市红树林郊区。因为这天天气很热,到这里来郊游的人几乎没有,而那些晨练的老先生老太太们也早已回家了。诺大一个红树林,似乎只有我跟张盛两个人。乌兰约的是十点半,我们俩九点半就已经到了。“等一下如果她要是动手的话,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手制止她,听到没有?”虽然已经叮嘱了很多遍了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地跟张盛再一次地说道。张盛啧了一生,说道:“老大,你都说了多少遍了,你就放心吧,有我在,没事的。”我无意识地点点头,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“不过你要记住我陪你来的条件哦,如果她今天要是真的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的话,昨天你的誓言就要生效哦。”“这个还用你说,她要是真对我不仁,我也就对她不义了。”张盛笑了笑,说道:“呵呵,今天八月五日,我们报到时间是九月三号,你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……嗨,说真的,我还真开始有点希望等下那个暴力女警会把你暴打一顿,这样我就可以见识你怎样收服这种狂暴型的mm了。”“哎呀,她好像来了,你赶紧躲到大树后面去,千万别忘了,关键时刻出手一定要快啊。”“好了,知道了。”张盛说着,隐身在离我仅有数米之远的大树后面。等到看到张盛藏好之后,我才大声叫着乌兰的名字,四处张望的乌兰便往我这边走来。走到我的身边,乌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,说道:“你今天倒是挺准时的。”“我一向没有迟到的习惯。”我仰首答道,有张盛在身后,我的心里相对踏实多了。乌兰取下她的警帽,放在手里扇着,望着我说着,“怎么样,想了一天,有没有想通?”这么热的天居然还穿着一身整齐的制服,都不知道是说她古板好,还是装酷好。“我不是不想跟你合作,而是实在是没有办法跟你合作,根本不存在的东西,你叫我怎么跟你交待?”乌兰听完我的话,定定地看了我一阵,然后抿着嘴唇缓缓地点头,“很好,既然你一意孤行,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。”她说完,把警帽放在一边的草地上,我看到她这动作,神情顿时骤然紧张,差一点就高叫出张盛的名字来。但是她接下来的动作,则好像一把铁手一把硬生生地卡住了我的喉咙——她打开警服上的风纪扣,然后开始脱去外面的黑色警服,露出里面的蓝色短袖衣。失去了冷冰冰的黑色警服的束缚之后,她汹涌澎湃的身材更加显露无疑,看得我不禁警惕性全丧,两眼发光,“哇,她不会是想用美人计吧?如果是的话,我可就却之不恭了哦。”正当我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流着口水的时候,已经脱掉黑色警服外套的乌兰对手招了招手,“楚天齐,来吧。”呓,这算是勾引我吗?看她神色正义凛然的,不大像啊,但是……这种事情有杀错,没放过,管它是不是,扑上去再说,吃亏的又不是我。这样想着,我正要扑上去,又听到乌兰冷冷地说道:“楚天齐,你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,为什么表情那么淫贱?”乌兰的这一声冷喝,将我从自我沉醉当中彻底惊醒,“乌兰,你到底想干嘛?”“我要跟你决斗!”“决斗?你有病啊?我又没杀你全家,又没非礼你,你为什么要跟我决斗?”“我已经想好了。就算你不跟我合作,我也不可能真的把你抓回警局,因为我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,抓你回去也没用。但是如果我就此放弃的话,就等于坐视你跟张盛去完成你们的阴谋,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。所以,我只有用现在这个方法,那就是公平决斗。如果你打赢了我,那就是我自己没有本事,我自然无话可说。但是如果我赢了,那我就要让你丧失协助张盛实施阴谋的能力。”“啊?”我呆若母鸡,公鸡,木鸡,土鸡,我简直呆得什么鸡都像了,“乌兰,你不会那么幼稚吧?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,你还玩决斗?再说了,你就算打赢了我,那你又怎么让我丧失协助张盛的能力呢?”“很简单,那就是废了你的武功。”乌兰说着,就扑了上来,好在她跟我隔得远,我也早就看出不对劲,所以一下子就躲开了。不过我也不敢跑太远,因为那样我就会走出张盛的保护范围了。“废武功?乌兰警官,你看电视剧看多了吧?武功怎么废啊?你以为真是点一个穴道就能废的么?除非你打断我的双手双脚啦……”“你倒是提醒我了,好,就这么办。”“啊,不是吧?”我正悔恨自己的乌鸦嘴的时候,乌兰已经贴近了我的身边,一条右腿直向我胸前捣来,我是避无可避了,于是不得不闭上眼睛高叫一声——“张盛!”话音刚落,我就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有一个人倒在地上。等我睁开眼睛一看,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刚才差一点就将我打翻在地的乌兰,而她的侧边正是尚且高抬着一条腿的张盛。想来,正是张盛突然杀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劈腿将乌兰打昏在地。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乌兰,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刚才的行为,似乎正是传说中的袭警,于是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,“大哥,你出手怎么这么重啊?”“又是你叫我关键时刻一定要快的?”“我是叫你快,可是我没叫你这么重手啊。”“但是最快的方法,就是一招把她打翻,不然的话,可就难缠了,她的功夫可不差。”“唉,这下可真是惹大祸了,她老爸可是公安局副局长,要是知道我们俩居然把他女儿打晕,那我们就是在街上吐口痰,都会被抓进拘留所关十年的。”我说着,赶紧走到她身边,伸手摸摸她的鼻息,苍天保佑,还有呼吸。“你放心吧,我有分寸的,这一下只是让她昏倒,不会要他的命的,我可是高手。”“行了,不要再吹牛逼了,赶紧送她上医院吧,她要真有个头疼脑热的,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张盛看了看我,好整以暇地说道:“哇,你不是吧?来的时候喊的震天响,现在就这么心慈手软了?”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心慈手软了,可是现在不送她上医院,那你说怎么办?”我没好气地看着张盛,干脆站起来,插着腰,“要不这样,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,先奸后杀,你先还是我先?”张盛被我吓得直翻白眼,“我靠,这又有点太夸张了吧?”“那你就别废话了,赶紧来帮忙抬人吧,就算要推她入火坑,也得醒着推啊,高手!”

  人民网北京5月11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,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。

  周一美股,道指最多曾升1023点,收报24597点,升911点或3.85%,创6周以来最大单日升幅;标普500指数报2953点,升90点或3.15%;纳指收报9234点,升220点或2.44%。

  新浪港股讯,近日受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离职消息缠绕股价的平安好医生(01833),午后见资金重新流入,带动股价目前拗腰倒升逾2%。

,,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
上一篇:冷月吐了两口唾沫    下一篇:业绩预告类型表现    

Powered by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