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月的咆哮引起了小狗的注意,或许是小狗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地盘了吧,现在见有人来到这里对着它挑衅,出于动物的本能,它一定要咬死来犯者。岩石的表层逐渐扭曲成漩涡状,

冷月吐了两口唾沫

冷月的咆哮引起了小狗的注意,或许是小狗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地盘了吧,现在见有人来到这里对着它挑衅,出于动物的本能,它一定要咬死来犯者。岩石的表层逐渐扭曲成漩涡状,漩涡中心出现一个小小的洞口,只是一瞬间,小狗的身影就从洞口突出。岩石漩涡也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在小狗的脚下,岩石回复成原本的样子。“对了,是潜藏,潜藏,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岩石中,我在吸血鬼日志中曾经见过,原来就是这样。”冷月一拍额头上的烈血蝙蝠纹,“只要潜藏了,就算把整块岩石分开也找不到这条死狗。”想到这里,冷月暗暗做了个决定,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把小狗干掉,短短的一个多月,它就变得那么聪明,那么有智慧,要是多过几个月,那还得了啊。“汪”。小狗发出一声咆哮,将冷月的思绪拉了回来,他开始打量起小狗。短短的一个多月,小狗不但智力进化了,连身体都进化了。原本洁白的狗毛变得深红,眼睛处和冷月一样,缭绕着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,尾巴笔直的竖起,犹如一根旗杆直指天空,狗嘴里有两颗尖锐的獠牙突出,背后长着一对小巧的蝙蝠型翅膀。看着眼前这条怪物,要不是有着血液的联系,冷月还真的不敢确定它就是冷风养的小狗。“操,狗嘴里居然长出了象牙,妈的,以后谁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我就咬他。”冷月努努嘴,发出一声不知是出于惊叹还是什么的啸声。或许,小狗以为冷月的啸声是对它宣战吧,小巧的翅膀一挥,身体像一个炮弹似的,以狗嘴里的“象牙”为武器,直接朝着冷月刺来。见小狗朝自己疾射而来,冷月向后疾退,翻身一个后翻踢,一脚踹在小狗的肚皮上,将小狗直接踢到空中。不屑的朝着小狗比了一个中指,意思是:和我斗,你还差远了。或许,小狗明白冷月的意思吧,狗嘴里发出一声咆哮,身体停在空中,狗爪微动两下,好像在说,你有本事就上来啊?冷月见小狗停在空中不下来,双脚一蹬,将脚下的小岩石蹬得粉碎,身体像炮弹似的直冲上空,右手握成拳头朝着小狗打去。不过,他却忽略了自己的身后。原本小狗藏身的那块岩石,此时碎裂成很多块,每块都朝着冷月向上飞的身体打去。冷月哪会想到小狗有这种本事,遂不及防的他立刻被石块打中,身体从空中直掉下来,一头扎在荒地里,将地面撞了一个大坑,整个身体都陷在里面。而后面追打着他的岩石,也纷纷落下,只一会儿工夫,冷月就被小狗活埋了。狗眼看人低不是好事,人眼看狗低也不是好事啊。冷月从岩石中破出,心中大大的懊悔自己不该轻敌,虽然是狗,但实力却强得厉害。小说中说,僵尸都有一种异能,这条僵尸狗的异能大概就是控制那些岩石了吧,那我自己的呢?“咦,死狗,跑哪里去了,怎么感觉不到它的气息。”刚刚从碎岩石中出来的冷月,眼睛向四周看了看,却没发现小狗的踪影,甚至连气息也感觉不到。冷月闭上眼睛,体内的血液飞速流动,期望以血液的共鸣找出小狗。不过,却只能感觉到东部很远处有相同血液反应。小狗不可能跑得那么快,在东边的反应,应该是冷风的。“妈的,别让我找到你,不然,我一定把你炖沙锅吃掉。”冷月大叫几声,他知道那条狗应该还在附近,但不知是由什么方法隐藏了气息,让他感觉不到而已。其实也很简单,只是冷月不知道而已,小狗在动用血能的时候才会有气息反应,冷月才能够感觉到。而现在,小狗感觉到威胁,已经变回普通的小狗,就算冷月有相同的血液,也无法知道它在哪里,就像雷达一样,动的东西它能够立刻侦察到,而不动的东西,却无能为力了。停了良久,见四周依旧没什么反应,冷月知道自己再等下去也没用,于是快速离开。人等久了就会感觉到烦,而动物呢,它们甚至连“烦”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。一路狂纵回到城市,期间都没有感觉到僵尸狗的气息,仿佛,它就像从世界上消失一般。心中烦躁的冷月在城市建筑的屋顶上狂奔,小狗跑了,以小狗的智力进化来看,过不了多久,他就能够进化得和人类一样,到时候,一个狗妖精就会出现,而且还是个不死的、回复力超强的僵尸。而自己对它的态度,难免它以后会来找自己报仇,看来,实力要飞快的增长才行,不然,不老不死只能算是一个梦想,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干掉。想杀一个人,失手一次后,那想再杀他就难了,而且还得面对他来自各方面的报复。这一点,冷月以自己的性格就能够推算出来。冷月纵身跳下一幢七层楼高的房屋,落到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。回复成正常人的状态,缓步从暗巷中走出,走进旁边的一家理发店里。都已经凌晨四点多了,这家理发店还开着,这就说明这家理发店并不是正规的,正如你们想象的一样,这家理发店什么服务都有,前提是你肯出钱。不过,冷月此来的目的确是为了理掉头发,长头发太麻烦了,刚刚战斗中就不知被头发干扰了多少次。“小帅哥,洗头还是按摩,按摩就请跟我到里面来。”年约二十三、四岁,穿着很暴露的妖艳女郎立刻笑眯眯地迎上来。看着女郎脖子上的动脉血管,没来由的,冷月涌起一股想吸血的冲动。深呼吸,再深呼吸,努力平缓这股冲动,直接走到镜子前坐下,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,面额一百元的钞票扔在镜子前的梳妆台上,冷冷的说道:“理发,理得短一点。”见眼前长得超级可爱的男孩只是理发,妖艳女郎没来由的一阵失望,或许,她更愿意替帅哥按摩或做其他方面服务吧。但看到那张钞票后,失望的神情立刻一扫而空。钱,永远都是最好的。妖艳女郎走到冷月的身后,抬起手扶起冷月的长头发,叹道:“这么漂亮的长头发,理掉太可惜了,真的要理掉吗?”“别废话,让你理就理。”冷月现在的心情可谓是烦躁极了,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,如果这个女的再罗嗦,或许他真的会吸掉她的血液。见冷月不善的眼神,冰冷的语气,妖艳女郎也不再说话,拿起剪刀,开始替冷月理头发。“咔嚓咔嚓”几声,冷月的头发就被妖艳女郎剪断,握在手中。离开了冷月身体的头发,立刻开始风化,消散,只一会儿工夫,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妖艳女郎的手中便空荡荡的, 澳门新濠天地电玩网站开户一根发丝都没有。而冷月的头上, 澳门新濠天地网上开户平台那被剪断的发丝, 澳门新濠天地线上投注平台不知何时,已经长回原本的模样。妖艳女郎张大嘴,眼睛睁得老大,剪头发的手僵在那里,她想大声尖叫,可惜因为惊恐过度,什么也叫不出来。见到自己僵尸的一面被发现,冷月立刻咆哮一声,露出两颗獠牙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妖艳女郎的脖子动脉咬去。不断的吸着妖艳女郎的血液,冷月的额头开始皱起来。勉强吸完血液,冷月吐了两口唾沫,努努嘴,心里不爽的抱怨:“妈的,苦死了,什么人血啊,闻起来很香,吸起来却和护肤没什么两样,一点血腥之气都没有,一定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化装品擦太多了。”冷月常常擦护肤品,偶尔也有不小心的时候将护肤品涂到嘴里,而现在吸的血液味道,就和那时候尝到的护肤品一样。凌空一抓,将店铺的卷帘门拉下,然后仔细的观察一下这座位于闹市区一层的小店面,确定一下四周有没有人,省得杀人后因被发现而被通缉。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,冷月犯困难了,怎么办才好呢?将尸体毁掉,虽然感觉到自己有着很强的力量,但把一具尸体毁得不留一点渣痕,自问还是办不到的。“算了,管他的,尸体扔在这里算了,就算警察发现我是凶手,也不可能拿我怎么样。”冷月最后做了决定,拉起卷帘门纵身而去。跳上高楼,在各大建筑顶上飞腾,快速的回到了冷风沉睡的宿舍。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冷风,见一切无异,转身大步走到另一个房间的床上睡觉。“今晚真是倒霉透了,抓狗被狗跑掉,理发又理不掉,最后还杀了一个人,吸了她的血,血液的味道还那么差劲,以后不吸了,除非血液变得好喝后再吸。”躺在床上,冷月脑中计算着:“是不是像小狗一样潜藏几年呢,潜藏几年,醒来后力量会变得强大,到时候就算吸了人血,也可以将尸体毁掉,不像今天那样捅了这么大的漏子,恩,等哥醒来后,就找个地方潜藏,对了,就去发现僵尸那里,那里能够出产僵尸,风水一定很好,或者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去那里再好不过了。”下定决心,冷月开始睡觉,没几分钟就陷入沉睡。这次倒还真让冷月猜对了,那座坟墓边上的黑色泥土被称之为暗血黑土,是唯一能够酝酿出僵尸的地方。去那里潜藏,对僵尸的帮助可谓是极大,能够使血液不纯的僵尸进化成纯血僵尸,就和僵尸的始祖一样。同样的,进化时间可谓是非常之长远。而冷月,这么一潜藏,就潜藏了几万年,期间无论是快修成死灵仙的冷风用什么方法、禁制,都无法将他唤醒,或将他与暗血黑土分开。睡了一天一夜,次日早起,冷月翻身下床,早饭也顾不及吃,飞快的打开电视,想看看有没有发生于昨天凌晨的谋杀案报告。可惜,蹲在电视前一个上午,电视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报告。在外面的饭馆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餐,又在街头的报亭里买了一份今天的报纸,看完依旧没有杀人案的报导。或许,行业资讯他们还没有发现吧?冷月心里暗暗估计。直到晚饭后,新闻里才发布昨天的谋杀案,死者因大量失血致死,身上唯一伤口为脖子上的两个小洞。一时间,引起了全市人民的热心关注,是否为传说中的吸血鬼所为呢?记者在电视上大大的提出了一个问号。对此案件,警方估计为一变态的吸血鬼迷或僵尸迷所为。而大部分相信世界上有僵尸或吸血鬼的僵尸迷和吸血鬼迷们,则对警方的说法嗤之以鼻,认为僵尸或是吸血鬼已经光顾到自己的城市,于是夜晚总徘徊漆黑的小巷或角落,期望心目中的偶像出来咬自己一口,带给自己强大的永生。见街头巷尾都在谈己色变(变开心或变恐惧,两者兼有),一时间,冷月心里发毛。吸血鬼迷和僵尸迷每天都在街头感慨:哎,要是僵尸来咬我一口就好了;哎,要是吸血鬼来给我初拥就爽了。在感觉不爽之下,冷月买了几箱泡面、牛奶,准备在宿舍睡上十几二十天来避避风头。在睡醒了吃,吃了拉,拉了又睡的日子中,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间二十四天过去。而冷风,也在第二十六天苏醒了。睡醒了的冷风,看到盖在自己头上的报纸,心里就有点发怒,当在镜子前看到自己那张糟糕得无法形容的脸蛋之时,怒气立刻冲破九霄。“该死的弟弟,沉睡前告诉过你,让你别捉弄我,你居然将血液泼到我脸上。”冷风大骂,用手一插脸蛋上那早已干涸并分裂成小块粒的血。放在鼻间闻了闻,“这到底是什么血呢?好象是人血,还是死人血,不知道月是怎么弄的。”冷风心里疑问,丝毫不知这是自己的血液,冲到冷月的房间中,一下跳上冷月的床,一把掀开被子,一脚将他踹下床沿。在梦中和某个女孩手拉手逛草地的冷月,猛的被一下暴力手段致醒,以为警察已经找到了自己,半朦胧中仰头咆哮一声,立刻变成僵尸状态。闪着血光的眼睛向四周望了望,准备看清来敌后给于他们致命一击。“想咬我啊。”冷风冷声说道。“哥,你醒啦,哈哈。”冷月一个纵身,跳起来朝着冷风抱去。冷风一个闪身,拖起一道长长的残影,退到一边,急道:“别肉麻,两个男人,抱什么?”见老哥不喜欢自己的拥抱,冷月停下扑向冷风的身体,飘到他的面前,兴奋得双手乱舞,说道:“哥,变僵尸给我看看,看你有什么变化。”冷风张开口,四颗尖锐的獠牙长出来,两长两短,眼珠子闪耀着金光。“哥,你的牙齿怎么有四颗?”冷月奇怪的说着,用手指甲去扳冷风的牙齿。在冷风两颗尖锐獠牙前面,还有着两颗短短的,但比普通牙齿长了一点的尖牙。“别动。”冷风一巴掌拍掉冷月快伸进他口中的手,嘴巴立刻闭上。“咦,你的眼珠子是金色的,有金眼僵尸吗?我好象没听过。”刚刚奇怪冷风牙齿的冷月,在冷风闭上嘴巴的时候,奇怪的发现冷风的眼眸居然是金色的。“我不知道,好象不是僵尸吧,比起你来,我更像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。先不说这个,我沉睡了几天,还有你怎么把人血喷到我脸上,我不是告诉过你别捉弄我的吗,屁股痒了是不是?”“什么嘛,你自己死的时候流的血,我懒得擦就这样了,我哪有空在你脸上泼血,再说了,我才杀了一个人,报纸上,街头巷尾都传说有僵尸了,要是再吸,还不闹得翻天啊,我们的存在要是被发现,小米加步枪我还可以应付,要是开来飞机大炮,那我不死之身也死翘了。”,一大堆的话后,见到冷风还望着自己,冷月说道:“你睡了26天,我说的是真的。”虽然奇怪自己死后为什么会流血,但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对,反正自己已经醒来了,醒来没死就好了。再说,就外表上,他和冷月就有着十分的区别,冷月有印记,他没有,冷月头发变长、变色,他也没有,冷风有四颗牙齿,冷月只有两颗,冷风的眼眸闪耀着金光,而冷月的却是整双眼睛闪着血光。“哦,这样啊,我先洗个澡,然后一起去吃东西。”冷风说完,直接朝着浴室走去。“哥,不会是去吸血吧,现在这社会,乱吸血会乱套的。”冷月疾步跟上。几下蹿到浴室边,冷风靠着门,冷冷的嘲笑:“怎么,你怕了?以前打架你都不是冲在第一位的吗?而且每次都要我拼死拉你回来。”“那是以前,我觉得生活没有意思,所以可以乱玩命,现在心愿达成,我可不想乱触危险。”“好了,洗完澡去饭馆吃东西,饿了那么多天,肚子受不了。”“那你去吧,给我带点东西回来,我杀了人,他们正在查呢,而且,我的头发太醒目了,走到街头都被人指指点点。”“你不会理掉啊?笨蛋。”冷风右边嘴角向上一扬,露出他那招牌式戏谑微笑。“就是因为理头发我才杀人的,我理掉的头发会立刻长出来,而且,脱离了我头部的头发立刻会被风化掉,结果被那个理发的小姐看到了,我就只好杀了她灭口了,我也不是故意要杀她的。”“哦,这样啊,血的味道如何?”冷风微笑着。“和化装品一样,我以后再也不吸了,要吸也吸狗血,起码狗不会用化装品,对了,说到狗,我们那条死狗,我杀不了它,被它跑了,而且,它的智慧高得出奇,我想过不了多久,他就会和人一样有思想了。”原本准备关上浴室门洗澡的冷风,听到冷月这么说,兴趣立刻被提上来了,问道:“怎么会?”“是啊,我也不相信,可是在和狗打架的时候,它居然用岩石把我活埋,等我出了岩石,狗的气息也没了,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。”冷月双手捏得“啪啪”响,想起被狗戏弄,他就有气。“哦,那就先别管狗了,我先洗澡,洗完后再说。”冷风说完“啪”的一声关掉浴室门。冷月几个纵身,斜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杀人案虽然已经过了二十五天,但由于死者死得蹊跷,而警方一直毫无头绪,所以到现在依旧是街头巷尾人们最喜欢的议论品。“看来,这个时代并不适合异类生存啊,该死的,原本好好的,居然弄出这么一个发型,走到街头都被人指点,或许,应该潜藏几百年,按现在的科技进步速度计算,没过几百年,人类就能够冲出地球,走向宇宙,到时候,什么宇宙生物都有,我也不算怪异了,再说了,现在杀了人,警方迟早会查到我的头上,哥已经醒来了,我也没什么事情干了,潜藏吧,等力量强得不怕原子弹后再醒来,那时候就可以横行无所顾忌了。”冷月想着,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。冷风洗完澡走出浴室,刚刚洗澡的时候,他已经完全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完美、强横,现在见冷月坐在沙发上发呆,心情大好之下走过去摸着冷月的头,微笑着问:“想什么,想得这么投入,连我出来都没发现。”冷月回过神来,也不计较冷风摸他的头,“哥,我决定了,先潜藏几百年,我杀了人,警方迟早会查到我头上的,而且,活在这个时代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“潜藏?你又没受伤,潜藏干什么?就因为杀了一个人?”冷风眉头一皱,抚摸冷月头发的手也停了下来,眼睛盯着冷风。“不是,我不喜欢这个世界,活在这个时代一点意思也没有,我现在有点后悔变成僵尸了。”冷月努努嘴,心情低落到极点。冷风爱怜的继续抚摸着冷月的头发,说道:“好吧,那你准备什么时候醒呢?到时候我唤醒你。”“恩……”冷月迟疑了一下,道:“等世界多姿多彩、或血液变得新鲜的时候。”“那好吧,我们找个酒店庆祝我们获得永生,也算是为你潜藏饯行吧。”“恩,好。”两兄弟到本市最大的酒店吃喝一顿,之后,两人同时站在那间酒店屋顶的天台上。“月,准备到哪里潜藏?选好地方了吗?”沉默了片刻,冷风问冷月。“就去那发现僵尸的黑土地吧,既然能够出产僵尸,我相信对潜藏也非常好。”说完,冷月带头朝那个山林而去。冷风紧接着跟上。只花了半个小时,两兄弟就到了那座坟墓前。看着眼前的坟墓,两兄弟思绪万千,就是这座坟墓里的僵尸,给两兄弟的命运带来了无尽的改变。就这样静静的站着,冷风看着自己的弟弟,似乎有很多话要说,但却什么也说不出;同样,冷月也是一样。最后,冷月挪了几步,站在这块黑土的中央,说道:“哥,我潜藏了。”“恩,等你醒来再见,那时候,世界或许不一样了,一定会多姿多彩。”冷风轻轻的点了点头。“再见。”冷月说完,整个身体沉入地下,融入黑色泥土中。“再见。”冷风说完,看着冷风沉入地下,然后纵身返回城市,至于其它的事情,他也不太担心。毕竟,他们两兄弟,亲人们都不喜欢,就算失踪一个,也不会起什么大风浪。他唯一关心的,就是弟弟什么时候会醒来。可惜他怎么也想不到,感情这么好的两兄弟,一别就是数万年。

原标题:《骑砍2》名场面:斗鱼寅子追击穷寇,被对面骑兵一长矛带走

  新快报讯 记者徐绍娜报道 从《奋斗》开始,“毕婚族”便进入大众的视线,毕婚族婚姻生活中是否依旧保持着王子公主般的童话诗意,还是敌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?聚焦90后“毕婚族”的个人成长励志都市话题剧《第二次也很美》将于3月4日起登陆广东卫视活力剧场。该剧由王子文[微博]与张鲁一[微博]领衔主演,试图以轻喜剧的方式剖析“毕婚族”的婚姻走向以及“重返职场”的话题,引发观众的共鸣与讨论。

,,金钱斗地主游戏平台
上一篇:高俅也停了下来    下一篇:老爸一把拉着我的肩膀    

Powered by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