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,x市郊外一栋小别墅的小花园里,冷风将他养的一条小狗赶进铁笼中,另外还加上了一条粗大的铁链,害怕小狗饮了僵尸血后发狂。狗是没有智慧的动物,如果试

又不是每次都运气不好被抓到

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,x市郊外一栋小别墅的小花园里,冷风将他养的一条小狗赶进铁笼中,另外还加上了一条粗大的铁链,害怕小狗饮了僵尸血后发狂。狗是没有智慧的动物,如果试验真的成功,相信小狗一定会抓狂,接着四处咬人,或着是咬狗吧,人类的僵尸爱吸人血,狗僵尸或许爱来个狗咬狗吧。冷月从厨房中拿出一个碟子,碟中盛着一块大排,上面已经滴了几滴僵尸血。为了做试验,冷风连他最亲爱的小狗都牵了出来,而冷月,也贡献了他午饭中的一块大排。“乖,亲爱的小狗,吃午饭了。”冷月将手伸进铁笼,抚摸小狗的颈部绒毛,之后将大排递了进去。“汪、汪。”小狗闻到了大排的香味,摇着尾巴,冲着冷月欢愉的低叫几声,似乎在说着“谢谢,谢谢”。冷月将碟子放进铁笼,欢愉的小狗立刻冲上来,一口叼起碟子里的大排,飞快的啃嚼起来。两兄弟静静的观看着小狗吃完大排,悠闲地躺下去晒太阳。“哥,怎么没有反应啊,和平时一样?”冷月皱着眉头,可爱的脸蛋上写满了梦想破空后的失望,他曾经幻想过任何可能,就是没想到什么事也不会发生。“等等吧,说不定等下就会有反应。”冷风用手指将一丝垂于眼前的发丝拢到脑后,嵌于耳根。仿若是为了印证冷风的话语,躺在铁笼中的小狗痛苦的狂吼一声,身体一阵抽搐,接着就不动了。“哥,小狗死了。”只一会儿工夫,冷月心态从小狗没动静的失望转向有反应的兴奋,接着又转回失望,整个身体就仿若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一屁股瘫坐在草地上,头垂着膝盖。远远望去,就像一只屁股着地的公鸡。“电影或传说中都是先死后生的,或许小狗等下会复生也说不定,我们等下看看。”冷风安慰着冷月,身体一斜,头枕着双手,躺在草地上,似乎他已经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事,又似乎,他对这件事根本就没抱任何希望。太阳从头顶渐渐移向西边,最终落于西边的山头,只有那一抹血红色的晚霞,似乎预言着今晚决不简单。星期六是周末,冷月一家人都聚集在一起吃晚餐。叔叔和婶婶坐于上方主位,冷风冷月坐于左边,叔叔的儿子冷涛坐于右边。冷风还是和平时一样,沉默着不说话;冷月由于白白等了一个下午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气闷地扒着饭,连菜也没夹;冷涛比冷月小两岁,长得也比较俊美,此时见冷月正发着无名火,害怕他将怒火倾泻到自己身上,闭着嘴,小心的吃着饭,丝毫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而两兄弟的叔叔婶婶,除了钱,其它任何事情都不大会理会,冷月的无赖性格,有时候连他们也忌讳。“你们死了爸还是死了妈啊?妈的,不吃了。”扒着饭的冷月目光扫向叔叔婶婶和他的堂弟,一股无名火愤然而起,大骂一声,重重的扔下筷子,起身朝着位于二楼的房间走去。“怎么回事?”叔叔婶婶眉头一皱,询问的目光瞟向冷风。对于自己的叔叔婶婶,冷风一向厌恶得很,索性装做什么也没听到,夹了一片牛肉扔进嘴里,也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看着冷风走上二楼,消失在房间门口,婶婶小声的诅咒道:“这两兄弟,死了最好,省得麻烦。”“妈,小心点,要是被冷月听到,他又会没完没了。”冷风走进房间,却见冷月坐在他的床上。“哥,我不爽,今晚睡你这。”冷月说完,不等冷风回答,躺下身子,掀起被子盖住头睡觉。冷风微笑着摇摇头,他知道自己的弟弟,这个时候,他不需要安慰。圆月当空的午夜,突然响起发狂的狗凄厉的叫声,一直持续不停,将沉睡中的人们都吵醒。冷风的婶婶翻转身子,将头靠着冷风叔叔的胸膛,嘴里不满的嘟哝着:“冷风养的这条死狗,三更半夜的鬼叫什么,明天把它打吃掉。”冷风将头探出窗外,他听出狗叫声是传于自家的院子。难道是……,目光朝着院中的铁笼望去,月光下,依稀可以看到狗的身影在撞着铁笼,似乎想破笼而出。“月,快看,小狗复活了。”冷风兴奋得大叫,小狗复活,这说明他们的实验已经成功。可以长生不老,可以获得强横的力量,是多少世俗之人的追求,而现在,却已经在他们两兄弟的面前,随手就可以得到。冷风虽然一向冷漠,但他毕竟还是凡人,试问凡人在这个时候,怎么能够不兴奋,不激动呢?“哥,我们成功了,永生,永生……”冷月激动得语无伦次,眼睛盯着院中撞击着笼子的小狗,仔细的观看着它的一举一动。似乎出于动物的本能,小狗感觉到有人的注视着它,转过狗头,血红色的眼睛朝着冷风冷月所在的窗口瞥了一眼,低声咆哮一声,咬断铁笼的铁栅栏,一个纵身跳过围墙,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。“哥,你看到了吗?小狗的眼睛是血红色的?”冷月盯着小狗消失的方向问冷风。“恩,和第一代僵尸一样。”冷风也盯着小狗消失的方向,心中惊讶小狗竟然能够突破铁链的牵制和铁笼的束缚。“哥,我们现在就喝僵尸血?”冷月转过身,一把拎起放在床边柜子上的瓶子。“等等。”看着冷月打开瓶盖正准备喝下去,冷风急忙阻止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小狗是死后十几个小时复活的,这说明只有在死亡之后,僵尸血才会对身体细胞进行改造,而改造身体细胞需要时间,改造之后才能复活,我们现在喝下僵尸血,我想没等我们复活,就已经被叔叔送到火葬场火葬,到时候,恐怕就真的死了,叔叔是不会放下一丝能够得到我们的遗产的机会的。”“那怎么办?”冷月拧瓶盖的手停了下来,发光的眼睛盯着冷风。“明天和他们说声,我们要出去旅游,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,而且也不去上学了,然后再去市区租套房子,喝下僵尸血后静静的等待复活。”“好,那就等一切办妥后再喝,虽然有点迫不及待,但也不在在乎那么一两天。”冷月说完,放下那瓶樱红的僵尸血,掀开被子躺回床上。兴奋的两兄弟一直商量着以后该如何如何,直到天快亮了才沉沉睡去。睡梦中的两人,嘴角一直上扬着,连做梦都在发笑。次日午后,两兄弟吃过午饭,留话给他们的叔叔婶婶之后,怀着兴奋的心情,驱车朝着市区而去。虽然这年头,未成年人不能骑摩托车,可是,谁管这些呢,又不是每次都运气不好被抓到。由于肯花钱,又不求质量,在市区找一套房子还是比较容易的,夜幕降临之时,两兄弟就已经躺在新租来的房屋床上了。“哥,现在喝下去吗?”冷月拿着僵尸血的瓶子,兴奋的眼睛盯着冷风,等着他点一下头或说一句“恩”。“我先喝,你先照顾我,直到我醒来为止,然后你再喝下去。”冷风伸手索要冷月手中那装着僵尸血的可乐瓶。虽然小狗已经死而复生,但人和狗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,冷风决定自己先尝试,就算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或危险,自己也算不负父母遗命,保全了弟弟。冷月当然明白冷风的意思,这个哥哥,有什么危险总是抢着试, 澳门游戏电玩网站开户可惜又不太会表达, 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这回, 澳门新濠天地电玩网站开户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哥哥先尝试危险了。一手扔掉瓶盖, 手机麻将可以提现棋牌游戏手一扬就把僵尸血液喝了下去,“咕隆咕隆”几声,半瓶血液已经落肚,甚至,味道是什么样的,冷月也没感觉出。“嘿嘿,哥,这回我先试了,照顾我,呜,呜……”冷月急促的喘着气,血液包含的力量,已经在他的体内开始发生反应了。“呜,给你,呜……”冷月左手捂着自己的小腹,右手将血瓶递给冷风。从他弯曲着的上身,可以看出他此刻是多么的难受。见冷风接过血瓶,冷月不再挣扎,直挺挺的躺了下去。“月。”冷风悲痛的大叫一声,紧间着摇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他又没死,我担心他干什么,算了。”说完将冷月的身体扶正,替他盖上被子。一天,两天,冷月一直未醒,冷风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。三天,四天,五天,五天过去了,冷月依旧没有醒来,他的身体和刚死的时候一样,丝毫没有改变。不过,冷风知道,现在冷月体内的细胞,正做着极大的改变,而改变的结果,那就是冷月将成为僵尸。六天过去了,冷风开始烦了,他在电脑公司买了一台电脑,坐在冷月身边开始上网了。第七天,第八天,第九天,第十天,眨眼之见,十天就过去了,冷月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变化,指甲和头发以快得离谱的速度生长,而头发的颜色,也变成了深深的血红。有事可做的日子,特别是很高兴的时候,时间是过得飞快的,眨眼之间,一个月过去了,冷月的形象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脸蛋很白,白得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毛细血管,血红色的头发散乱在床头,据冷风初步估计,起码可以长及臀部。一个月过后,冷月的形象终于没再改变了,冷风隐隐感觉到,冷月快醒来了。第三十五天,距离冷月喝下僵尸血液后的第三十五天,冷月终于从沉睡中醒来。冷月睁开眼睛,从床上坐起,扭动一下身体,浑身响起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骨骼碰撞声。抬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之后张开口将废气吐出。“吼……”冷月大吼一声,两颗尖锐的僵尸牙飞快的长出,眼睛被一层血红色的光芒环绕。额头出现巨大的一个蝙蝠型纹印,蝙蝠的两边翅膀,一直长到两边脸颊上。抬起眼看向四周,床边摆着一台电脑,电脑是开着的,但电脑前的椅子上却没有人。或许,冷风出去吃夜宵了吧。冷月心里猜测。既然哥已经出去吃夜宵,那他现在正感觉到肚子饿,也是应该出去吃一顿了。转过身子,一个纵身跳下窗口。他刚刚感觉到了,自己身上的每一丝血液都在疾速流动,而身体则因为血液的流动而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身体轻飘飘的,似乎可以飞上蓝天。幸亏是夜晚,不然,一个人从四楼跳下去,还不吓死一大群人啊。冷月拍拍双手,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般,缓步走出小巷,迎向那热闹的人流。刚刚跳楼的感觉,真的爽透了。在拍手的同时,冷月已经回复成了正常人的样子,企业动态现在这个时代的人,都不太信僵尸了。如果一个人额头上有着蝙蝠印记,嘴边露着两颗尖锐的獠牙,眼睛处缭绕着血红色的光芒。那么,大部分人的第一幻想就是这个人去参加化装舞会。再次一点的就是这个人在装酷,很臭屁,绝对不会有人会说这个人是真正的僵尸。高科技的一切,已经将传说彻底的击碎,人,已经养成了自大的习惯,再也容不下比他们更高等的种族。就算这样,但一个留着长及臀部,而且还是血红色头发的男孩,注定是被人所注视的。短短的一条街道,冷月就已经被看得烦了。起先,他还会给看他的人来上几句“看什么看,欠揍啊”等等,但随着更多的人看他,他也无话可说,索性装做不知道。不过有一点,冷月感觉奇怪,他现在看人的第一眼,已经不是看向别人的脸蛋或身材,而是看向别人脖子上的动脉血管,而且,别人脖子上的动脉血管外的皮肤好象都是透明的,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液在流动。或许,是自己成了僵尸的缘故吧,冷月自嘲地笑笑。冷月原本是准备去吃点狗肉,不过感觉很奇怪。没喝僵尸血之前的这条街道,满街都是什么什么狗肉馆,香肉馆等等,现在却没有一家开着的,就算开着的,也已经不卖狗肉了。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冷月在心里问自己,又不好意思在路边拉个人问问,满街关店,一定有大事发生,而自己却不知道,那到时候别人一定是看白痴的眼神看自己。无奈,只好去了最近的一家排挡。一进排挡的门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里面。一手扶着自己的头发,一手拿着筷子将菜夹进嘴里。不是自己的老哥冷风是谁,只有冷风这怪异的头发,好端端的学什么八神,理了一个和他一样的发型,结果弄得吃饭时只能扶住头发才行,不然头发不是长进嘴里,就是掉进碗里。冷月一个纵身,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向前移动,拖起一道残影,出现在冷风的身边,一手拍在他的肩头。打心眼里给他一个惊喜,因此也不理会旁人那怪异的眼神。“妈的,你找死……”冷风常说吃饭是人生唯一的享受,此时吃饭被别人打扰,不禁勃然大怒,转过身想揍那个打扰他吃饭的家伙,却见冷月笑嘻嘻的站在身后。立刻,笑容出现在他那张俊美,但冷漠的脸蛋上。笑容,可以说是冷风脸蛋上最缺少的东西,而此时却现出笑容,可以想象他有多么的高兴。“呜,哥哥要我死,可我已经是死人了,应该怎么死啊?呜……”立刻,眼泪就从冷月大大的眼睛中滴落,从死亡中觉醒之后,冷月对于自己身体的一切,似乎能容易掌握了。冷月之所以被称为无赖,就因为他为了达到目的,什么手段都会使。其中还包括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这些中国妇女的优良传统。还好他继承了母亲那张超级可爱的娃娃脸,如果和冷风一样,继承他们老爸那张又帅又冷漠的脸蛋,那这些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会是什么一幅情景呢?在外人眼中,一个长得十分可爱,留着长发的男孩(要不是他胸部是完全扁平的飞机场,那一定会被认为是女性),在一个帅得不像话的男孩面前哭。似乎,人们更愿意往坏处想、往怪异处想,比如说:同性恋。“算了,别玩了,坐下来吃点吧,看看你还能不能尝出味道。”只是一会儿,笑容就从冷风的脸蛋上消失,回复成以往的冷漠,哭笑不得的对着冷月说道。见不能捉弄到自己的哥哥,冷月立刻收敛了眼泪,露出无比可爱的笑容,坐到冷风对面,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。立刻,两兄弟的形象又成了鲜明的对比,气质高贵的哥哥幽雅地品尝着食物;庸懒可爱的弟弟,仿若饿鬼般的吞噬着食物。“感觉怎么样?”冷风关切的问。“很好吃啊,和以前没什么区别。”冷月当然知道冷风是问他有没有失去味觉。“那有没有失去什么感觉,身体怎么样?”冷风将一块肉扔进嘴里,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。在外人眼中,似乎是哥关心刚刚出院的弟弟吧。“很奇妙的感觉,眼睛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,就算四周漆黑一片,也不会受到影响,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丝血液的流动,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感觉干什么都轻而易举。”冷月大口的吃着菜,口齿含糊不清的说道。冷风见四周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他俩,随即站起身,招呼服务生结了帐,拉着吃得尚未满足的弟弟离开。回到宿舍,冷风急不可待的问冷月:“你有没有嗜血的感觉?”冷月一个纵身,跳起来躺在床上,说道:“有啊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个人的脖子动脉,好想把他们的血吸过来,现在我感觉到自己的血管上只流着一点血液,就像一条庞大的河榘道,而上面却只流着一条小小的水流。”“你能控制自己不去吸血吗?”“能啊,对了,哥,外面的狗肉馆怎么都关门了?”冷月想起刚刚想去吃狗肉,却没有一家店开着。“或许这是我们惹的祸吧。”冷风坐到电脑前,从他的话音中,听不出一丝感情。“怎么会是我们惹的祸,我睡着了怎么惹祸啊?不会是我梦游把所狗都打吃了吧。”冷月奇怪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我养的狗吗?你给他吃了含有僵尸血的大排的那条。”“记得,怎么了?”“那条狗发狂了,他四处咬狗,已经流行成狂犬病,现在我们这市的狗都被猎杀了,至于我们那条狗,现在还不知道它在哪里,三十五天了,或许流行到全国了吧。”说着这些话,冷风依旧没有任何感情,仿佛这件事情不关他的事似的。听完冷风的话语,冷月的眼睛已经睁得超级大。回过神来,闭上眼睛细细的感觉,期望凭着血液的关系,感觉出狗的位置。冷风拿起血瓶,放在手中把玩着,三十五天来,每当他坐在冷月的面前,都摆弄着这个瓶子,怀着矛盾、激动、期盼、恐惧的心,怕弟弟就这样沉睡不醒,不过现在好了,冷月已经醒来,他也终于可以放心了。“你在干什么?”冷风问:“喂?”“哦,我在感觉,你现在喝下去,我照顾你。”最后四个字就用怪强调说出的。冷风看向冷月,只见冷月嘴角向上歪,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没抱什么好心。“感觉什么,先警告你,我沉睡中你别玩我。”冷风阴沉的说道,冷月常常在他睡着的时候,画花他的脸蛋,或在他的身体各处贴一些东西。比如,把冷风的脸蛋画成猪样,或在冷风的外衣背后挂上写着“我是笨蛋”等词语的纸条。“感觉一下那条死狗在哪里,然后将它干掉,要是被别人烤吃了,那世界上岂不是又多了几个僵尸,我可不想和别人一起分享强大与永生。”“你还真是自私啊。”冷风说完,捡起几根冷月垂在床上的头发,用力往外一拉,看着冷月痛得呲牙咧嘴,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说道:“僵尸也会痛?”看着冷风得意的笑容,冷月仰起头,发出一声野兽似的咆哮,僵尸的形态,立刻显露出来,转过头,对着冷风又是一声咆哮,将牙齿凑到冷风的脖子动脉处。右眼瞥见冷风惊惧的睁大眼睛,嘴角的微笑也僵在那里,冷月抬回头,深吸一口气,回复成人的状态,“哈哈哈哈”的狂笑起来。见冷月哈哈笑,冷风立刻回过神来,刚刚,他真的以为他的弟弟会咬他,毕竟,冷月的思维,别人很难揣测出来。“好了,差点吓死我,我喝了,记住,别算计我,否则,醒来绝对饶不了你。”冷风以最快的速度喝下僵尸血,他现在怕弟弟,是因为他还是个人,如果想不怕,回复成以往的兄弟相处模式,那么,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弟弟成为同类。“喂,喂……”冷月现在怎么明白冷风的心里,他还想和自己的老哥多聊几句,不过,看样子是没希望了。冷风一阵痛苦地抽搐,接着就直挺挺的躺在床上,只一会儿工夫,那属于人的血液,就从他的七窍中流出。“怎么回事,我死了的时候也流血了吗?恩,对,死了就会流血,不过,我醒来时身上已经没有血迹了,这么说是哥帮我清理的,不过,我可懒得清理,哥,对不起,你自己醒来弄。”想到这里,冷月的鼻子嗅了嗅,叹道:“人血,真香啊,不过是老哥的血液,我可不吸。”转过身子,临空一抓,将放在墙角桌子上的几张报纸抓在手中,接着替冷风盖好已经满是污血的被子,将报纸盖在他的脸上,拍拍手,笑着自言自语:“哥,你也是知道的,我最懒了,帮你盖上报纸,省得你被灰尘污染,这是我最大的仁慈了,醒来后别找我麻烦。”说完,笑了笑,在房间四周布下血的结界,一把拉掉电脑的电源插头,一个纵身跳下窗口,转身朝西边而去。他刚刚感觉到了,冷风所养的那条小狗在西边,只是因为距离太远,所以无法确定确切位置。深秋的午夜,凉爽的风吹拂着荒郊,冷月一个人在这里急纵。“这是什么鬼地方,东部沿海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大片荒地,感觉阴森森的,不过呢,我是不会怕的,我是僵尸,是最厉害的,就算有鬼也不怕,妈的,死狗,一会捉到你,非扒你的皮,喝你的血,吃你的肉,居然在这种鬼地方,弄得我心里发毛。”冷月大声诅咒着,顺便安慰自己一下。在荒野边的小森林旁停下来,冷月用力的嗅了嗅鼻子,抬起头吐出一口废气,闭上眼睛细细的感觉。身体向感觉到的目标移动。“死狗,和我玩捉迷藏,狗能赢得了人吗?”几个纵身,冷月在一个块面积约十平方米的岩石边停下。猛的睁开血红色的眼睛,盯着那块岩石。“昂”冷月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咆哮,他已经确定小狗就在岩石里面,不过,却不知道小狗是怎么进去的,因为他已经感觉出目标就在岩石中央,发出啸声是为了引那条死狗出来,然后将它干掉,免得世间多出几个和他一样的僵尸。冷月是自私的,他喜欢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玩弄着别人,决不希望有不认识的家伙和他平起平坐。

  中证网讯(记者 倪铭娅)商务部网站20日消息,商务部服贸司负责人谈2020年1-4月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情况时表示,1-4月新兴数字化业务和生物医药研发服务增长较快。数据显示,1-4月我国企业承接离岸信息技术外包(ITO)执行额623.6亿元,同比下降0.3%,承接业务流程外包(BPO)、知识流程外包(KPO)执行额分别为298亿元、570.1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9.5%和19.6%。ITO中的云计算服务、信息技术解决方案服务、人工智能服务等新兴数字化服务离岸执行额同比分别增长179.1%、189.2%和423.4%;受抗疫需求拉动,KPO中的医药和生物技术研发外包离岸执行额126.1亿元,同比增长47.7%。

,,澳门赌博现金网平台
上一篇:用结界封出一个真空路段来进走杀戮    下一篇:[大发彩票]高月大笑透第20045期:前区龙头看03    

Powered by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